等风.

颓.

逼叨些小事

我希望有个如你一般的人目前被我全删了 自己从头开始看觉得文笔过于拙劣 感情线没有处理到位 

毕竟第一篇长篇 自己没有太多的耐心去写 (早知道最开始就写短篇了)

还有ILLUSION我准备也全部删去 目前一改已经完成 Sherly的一些性格我进行了完善 R的地方也通改了 Pulque语言方面我也进行修整 尽量保证他冷静却不失幽默的初人设 白起最初的情感线太过片面 我完善了一部分 目前还不知道下一步该处理什么

但是还有个问题 删去太多导致的每篇内容太少 计划在军训结束后二改

计算了下全篇约莫有三万字 处于卡文状态 没有短篇和段子更新得快



好了就这么多 真的很感谢从最初这两篇开始喜欢我的妹子们 当初的思想不够成熟 不过当看到你们的评论我真的超级开心的!!


最后一个事 ILLUSION完结后会开洛洛的校园长篇 就是甜甜甜的小日常


噢噢噢我傻了


目前有个人志的想法 不过大概要等三年左右 等自己什么时候能够自己画同人图的时候我就会出本辣!质量会保证 时间持续延长!









太真实了

逢初霖:

十、十分贴切了_(:з)∠)_

ice今天她摸了:

是的,评论,超喜欢。

ブーン:

真实

奈过子:

转载条太——长啦!!!!

南栀栀栀栀栀:

是的没错私信更棒直接抱起来举高高

翊•辰砂是世界的珍宝•翎:

是我!!!是本人没错了!!!

三夜未眠:

就是……就转转……
私信来玩好感直接加爆……咳

冷:

虽然不怎么产粮基本都是在坐等投喂但是……还是很喜欢有小可爱关注我给我评论呀!即使自己文笔不好脑洞平平……也十分感谢小可爱们的抬爱了

查查不是猹猹:

真的...评论,有谁写了关于文章相关的评论,我我...我们来好好聊聊好么!!

黑羽霞子:

尤其是那些和文章内容有关的评论,如果是具体告诉我哪一个梗她觉得好玩的小天使,简直就想直接躺平求上。

此为春秋尓为夏:

是的!!!对于红心蓝手评论的小天使们,我一般都会点进主页去,看有没有写文什么的,有时候找到同好就直接粉了!!!

来自隔壁的老王:

对的没错

凛歌:

是这样是这样,给评论的都是天使!!!

篮子里的澜子:

没错,谁评论我,我们可以直接结婚
长评我直接送点梗给你

卿灯:

也是我。真的很喜欢评论了💕。

怀光:

是这样的。
如果收到长评,我连咱们俩孩子在哪儿上小学都想好了。

長幺:

是这样的……

陌陌今天不在家:

没错!

帅的一批红棠:

就是我了,要是评论我他妈社保。我会爱死你。

川南的戏:

是这样的

NO:

好像是……但回个评论对我来说很艰难啊

黎时华×:

是这样的。x

青阳淼:

没毛病,就是这样(。

逆世而生:

是这样的。

蘭浔:

陈大大大大大欢:

是的是的是的!虽然有时候没有回,但真的都有看!而且还会一遍一遍重复看!!!恨不得拿小本本抄起来!!!

Shawty.:

是我,我爱评论

百年大揪树✨:

是是是!评论我就是爱我!

努力画画的小羽毛:

是这样

冰冻的小姐鱼:

是这样的…… 

宵旬:

是这样的


【同人文】当你正在备考时

全员x你

/苏宇

——————————

白起场合:


起风了。


你看着窗外的树被风吹得几经要倒下,雨点也噼里啪啦地打在窗户上,心里不由得担心起白起会不会出什么事情了。


“咚咚咚。”他回来了。


你几乎是冲到门口的,打开门就看见白起穿着淋得湿透的警服站在门口。


你抱住了他,虽说怀中冰凉,但还是有份熟悉的气息让你安心。


“先进去,再抱着要感冒了。”


白起把你笔直地抱进去,你想着帮白起接点热水擦擦身子却被他安放在椅子上。


“复习好了吗?你应该快要月考了。”


他随手拿了毛巾开始擦着头发,边擦还边问着你有关复习的事。


你自然不想让他担心,骗他说都复习结束了。


“真的?”


你不擅长撒谎,倘若再被他盯上几秒肯定要露馅。


“你的衣服湿了。”白起看着你胸口因为抱住他而沾上的雨珠,衣服是白的,一打湿就隐隐约约露出些轮廓。


“没事的。”


“咳…先去换一下吧…这样不太好。”他把你半推进房间,自己则去隔壁检查你的作业。


一翻开本子,白起脸上的不悦就显现出来了,错得很多,且无厘头。


等你换好衣服后,推门进入白起所在的书房,看到他正在看着你的作业本,立刻像一个孩子一样低下头。


“白起啊…”你考虑着怎么开口,可无论怎么说都无法掩饰你没有复习的事实。


“是不会吗?”


“不是…”你走到他身边,看着他有些说不出来的紧张。


“这几天好好复习,考完带你放松。”


出乎意料地他没有批评你,反而让你坐到椅子上,尽自己所能把题目帮你理顺。


“再认真点,你可以考好的。”











李泽言场合:

“这套卷子上我挑了点题,做一下,做完给我。”


你刚准备放下笔李泽言就推门进来,手中拿着一套让你颇为头疼的英语卷子。


你把笔往桌上一丢,墙上的钟已经指向一点,这几天熬夜备考让你眼下的乌青越发明显,李泽言把你劳累的模样尽收眼底。


“最后一点了,写完就去睡好不好?”


他把卷子放到桌上,看到你中指指甲旁被笔杆磨得发红的茧子,无论他提醒多少遍你的握笔姿势,你还是全当耳边风一听而过,这下可好,手写得酸胀发疼。


“泽言…我不想写了,好困啊…”


你的上下眼皮不停打架,恨不得一接触到桌面就能睡着。


“再坚持一下。”


他绕到你的背后帮你按摩着肩,温热的手掌隔着薄薄的衬衫揉捏着,力度恰好,绷紧的肌肉得到些许放松。


你一个转身搂着他的腰,头在他的胸口不停磨蹭,显然就是想通过这种手段逃避掉试卷。


李泽言低下头看着你凌乱的发丝,伸手捋顺,手在你的后脑抚摸着,轻轻叹了一声。


“该拿你怎么办才好。”


“写不动了…”


你嘟囔了一声,也没想到自己搂着他的腰睡着了,李泽言见你没了动静,嘴角勾起一丝无奈的笑,动了动身子弯下腰把你抱到床上。


“辛苦了。”


他看着你安静的脸,随后在你额头上落下一吻,自己坐回你的位子,开始帮你把之前写的卷子订正起来,解析很详细地写在了旁边,温暖的灯光柔化的他的轮廓。


夜很静。















周棋洛场合:


周棋洛坐在床边看着你与数学题作斗争,几次都想着伸手教你一下都被你拒绝了。


“阿薯…”他看着你纠结在一题上很久了,写了个解后迟迟没有下一步,头发又被你自己挠乱成了草窝。


“呼…”你猛地靠到椅背上,却因为力度过猛椅子差点倒下去,幸好周棋洛脚一挡,不至于后脑着地。


“洛洛,我是不是很蠢啊。”


笔在你的指尖转动,你看着铺了满桌子的试卷太阳穴隐隐作痛,转头对上周棋洛的脸。


他凑到你身边,头靠在你的肩膀上,顺带着接过你的笔,看着那一题。


“没有啊,阿薯的思维只是不是很开阔啦,多做点题就会有点改善的。”


他用笔圈出几个数据,抽出一张草稿纸自己开始算起来,眉头时而皱在一起又时而舒展开来,式子顺着排列下来,很快就写了满满一张纸。


“嗯,差不多就这样啦!”


他把笔尖按回,抽了支红笔出来。


“阿薯看一下呀,大部分的解析我都写下来了,个别地方我相信你一定能理解的。”


“那你可能是太高看我了。”


我看了下周棋洛的解析,还是有很多不理解的地方。


“没有啊,阿薯在我眼里一直都是最棒的!”


周棋洛在和你对话的同时用红笔勾画出些许算式,又补充上文字说明,补充几行后你终于能勉强理解了。


“需要我讲一下吗?”周棋洛的气息喷洒在你的脖颈,弄的你痒痒的,你微微摇了下头,示意自己理解的差不多了。


“那…阿薯愿意讲给棋洛同学听一下嘛,棋洛同学有点不明白呢。”


他把红笔塞到你的手里,有些撒娇意味地问着你。


“嗯…好。”


“那阿薯一定要好好教懂棋洛同学哦。”周棋洛看着你,脸蹭了下你。


棋洛同学一定会好好听的哦。











许墨场合:

你看上去十分冷静地抄写着词汇,实际上心里一阵翻江倒海,思绪早就不知道飘到哪里去了,只有手还在不停地动作着。


许墨很清楚你最近正在备考,主动要求每天晚上陪着你复习,你的母亲一见到许墨来了不停地数落着你的缺点,许墨也没有什么回答,安安静静地记录着你的一些坏习惯。


“字写得不太好。”


许墨坐在旁边的沙发上看着你难以入眼的英文字母,缓缓开口。


你的思绪突然被拉回来,看了看手底下如鬼画符般的字体心里更烦躁了。


“累了吗?休息一会。”


许墨帮你把本子合上,见你十分颓废地趴在桌上,眼里夹杂着绝望。


“做事要有效率,这样的复习达不到效果的。”


许墨帮你把本子整理了一下,整整齐齐地叠在桌边。


“小傻瓜想睡了吗?”


你点了点头。


“那去休息一下,明早我帮你再过一遍。”


许墨帮你把灯关上,见你没有力气站起身干脆直接把你抱起来。


你突然悬空,腿不自觉地扑棱了一下。


“乖,去睡一觉。”


许墨把你抱到床上,盖好被子后坐在你的床边,拿着你的笔记添补起来。你看着他认真的侧脸,有些不愿意睡去。


“不睡觉的是坏孩子哦。”他用余光扫到你正在盯着他,嘴角勾起。


“好好休息,明天又是新的一天。”







日常逼叨

在考虑要不要在lof开个点梗 毕竟微博上开了挺多次了

emmmm会尽量都写 如果和之前的走向差不多我就不写啦

更新的速度没有保证

嗯 就这么多 

全职 遇见逆水寒 恋与 十九天都可以